长春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跟老公回农村补办婚礼没等婚宴结束我就气得掀桌子破口大骂

2019/11/09 来源:长春财经网

导读

和老公贺明结婚的时候,公公摔断了腿,在老家床上躺着,所以错过了我们的婚礼。等婚后俩月了,公公突然来家里,说无论如何也要回老家补办一次。我

和老公贺明结婚的时候,公公摔断了腿,在老家床上躺着,所以错过了我们的婚礼。等婚后俩月了,公公突然来家里,说无论如何也要回老家补办一次。

我说,为什么?公公说,他们家三代单传,这的其一;其二哪,他们家在村上自家户多,平时不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,贺明妈从来没有缺席过,现在贺明结婚了,自然得让他们该还礼的还礼;其三,老祖宅的房子是块风水宝地,年前请人看过,要让贺明和我回老祖屋生娃去,将来能有大出息。听完后,倒也合情合理,我也实在找不来拒绝的理由。贺明一向是个大孝子,他自然是唯父命是从,当场表示,明天去单位就请假,大不了把年假给一并请了。然后用眼神看了看我,我有点难为情,但是也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跟老公回农村补办婚礼没等婚宴结束我就气得掀桌子破口大骂

当晚回到卧室,我就贺明小吵一顿,这算什么啊……让我同事知道还不笑话死我,关键是领导怎么看。贺明说,那我管不着,如果你上司不批准,直接给辞了,老婆我养你。我说,你养我,你养我喝西北风啊……贺明说,老婆,咱爸一辈子都这样,他只要决定的事情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,再说了,他都66岁了,你就不能体谅下他?我说,好,那谁体谅我。贺明看我生气,拿了棉被,老婆,今晚我睡沙发,作为惩罚。我赶紧把他给拉了回来,万一要是让公公半夜起床如厕看见,还保不准以为我虐待他儿子哪。贺明回了房,我说,你今晚就给我谁床下。贺明看了看,点了点头。

要说这日子一旦定下,过得还是飞快,转眼到了要回乡下办婚礼的时间了。我和贺明提前一天就做飞机回到了几千里外的老家,虽然贺明老家四处环山,是个山沟沟,但是却一点也看不出贫穷的样子,村里的路也修了,各家各户都是小洋楼,门前还种植着绿竹和四季青,倒也显得很有情调。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村里唯一一栋瓦房竟是贺明家。和贺明从恋爱到结婚,他老家我还是第一次来,当即有点吃惊。

婆婆说,这没有啥,我们的钱这不都给贺明和你,让你们在城里买房了嘛,如果是用到翻新房子上,别说二层洋楼,就是盖它个三四层也绰绰有余。我笑了,这么说倒也是的……贺明,让我先回房歇着,因为他的几个儿时的玩伴都来找他去喝酒,我作为明天的主角新娘子是不能抛头露面,要在屋里呆着,否则是不吉利的。我只能乖乖的听话,回到房子看到床上一套红色喜被,我摸了摸,还挺新的,可是耐不住细看,有一处竟然是用针线没有缝好,掉出了一团黑色的棉絮。我当即喊来婆婆,她笑着说,这是我和你爸结婚时盖的,祖上的规矩,盖一晚会生男孩的。我说,多久了……婆婆说,三四十年了,不过,我给你们新张了外表,还行。我说,好……我知道了。

这心里可真是磕碜啊,一点卫生也不讲,真害怕盖一晚上有传染疾病啥的。话说,我干坐了一会儿就睡了,当然我宁愿冷着,也不想盖被子。半夜醒来,隔着一道帘子的外面,公婆正和人说话交谈,不时“哈哈哈”的大笑传来,让我觉得有点刺耳。凌晨四五点,四处的鞭炮那放的叫一个热闹,然后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走进屋,给我梳洗打扮,还让我穿上了婆婆当年穿过的红色棉袄,有点小了,抻了好久才穿的进去。

到中午十点,贺明出现在院子里,昨晚他去了哪儿,我也不知道。他要接我从房间出去,行拜堂礼。跪拜了天地和父母,夫妻对拜以后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周围人一翁而上,不知道弄得是什么,黑乎乎的东西直接往公婆身上砸,脸上抹,现场变得一团糟,而公婆就跟木头人一样,呆立在椅子上,贺明说这叫“抹灶灰”图个好彩头儿。我实在看不过去了,这时那一堆人又冲向贺明,把贺明衣服三下五去二的扒光,之后五花大绑起来,还要让我去救他……不过救这个过程,我需要闯关。我完全都懵了……婆婆却是,这是风俗,待会儿他们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,这样才能凸显你对贺明的爱。

说实话,这里我已经够愤怒了……接下来,贺明被绑在了一棵古老的槐树上,嘴里还勒着胶带,其中一个男的问我,想救老公吗?你需要念出下面这些话。我接了一张红纸,上面的字眼肮脏不堪入目。这时,另外一个人拿了香蕉放在贺明的裆部,让我跪着去吃完。我气的满脸通红,也不好发作。接下来,一个长辈模样的人来说,这样吧,你从贺明的胯下爬过去,绕三圈,表示以后夫唱妇随。我心里骂道,嘴上却说着,算了吧,哈哈哈。公公说,你不这样做,下面根本没法开席。

我牙一咬,算了吧,反正就这一次。当我从贺明裆部爬着的时候,周围一片哄笑声。终于熬过了这一关,我以为算是过去了,谁知道还有闹新娘子这一说,我刚回婚房,贺明在一旁看着,周围几个贺明的小侄子分别上床,其中一个八九岁直接朝我胸部凑过来……我当即火了,一个巴掌打过去。

这个孩子当即扯着嗓子哭了起来,公婆冲了进来,说我冲撞了童子,要不吉利的。我说,屁个童子,这就是小流氓!公公气的说,我不管,我不管了……贺明也说,我就在在边儿上,他们不会很过分的。我说,你就是没用的家伙!因为外面好多客人,也不便声嚷。我和贺明冷静了一会儿,走出去,要给乡亲们敬酒。

这帮老的少的,分明是要灌醉我,我明明不能喝,还逼着我喝,不知不觉喝高了,还有一个人让我喝。我当即酒杯从手里不知怎么的掉在了地上,对方脸一黑,说我看不起他之类的,反正他也是村里很有声望的。我说,不是的,不是的……对方不依不饶。我想起今天受的委屈,当即就爆发了,情绪激动了,还当众掀了桌子,公公训斥我,我也还了嘴。

现在回忆起来,我就跟泼妇一模一样,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后来,哭着当晚就回了城。贺明三天后,才到家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告诉我,咱爸说了,这辈子都不会再来咱家了。我沉默着,不知道如何回话,心里想着,不来更好,来了我也不稀罕。

伟哥的作用_吃了伟哥之后多久才起作用?金戈告诉你真相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成分

枸橼酸西地那非水溶性

印度神油教程

标签